银河国际手机点击登录
翻页   夜间
银河国际手机点击登录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一千九十三章 见不得人好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银河国际手机点击登录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新春新气象,南楚京城一片欣欣向荣,黎经时父子除黎令熙之外,其他三人天还没亮就进宫朝贺去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是外嫁女,要年初二才能回娘家。

    本来可以安安静静的过年,不过因为凤家庄搬迁之后,难得遇上主子们在京城过年,所以来拜年的人,比往年要多上好几倍。

    这见面三份情嘛!完全没见过,跟有一面之缘,和数面之缘,这聊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了!

    男客那边,除了在凤家庄,还会有其他场合会遇上,如婚丧喜庆的时候,因此和凤公子兄弟搭话的人,多着呢!

    倒是女宾这头,蓝棠成亲之后就回凤家庄去了,半道上还因怀了身孕,在途中休养了好一阵子,因此什么婚丧喜庆的场合,她统统没露面。

    后来生子坐月子,又远在凤家庄现址,京里的人情往来,都是由分舵主夫妻及副分舵主夫妇,以及他们家的小辈出面,因此面对上门拜年的夫人太太们,她和黎浅浅全靠刘二和分舵主夫人及副分舵主夫人在旁提点着。

    分舵主夫人和副分舵主夫人被抢了风采,倒还能接受,她们两的儿媳也还算好,最受不了风头被人抢走的,是这两家的闺女儿。

    她们在京中也是有手帕交的,过年嘛!没成亲没出阁的,就都还是孩子,两位夫人便随女儿们去闹腾。

    只是她们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如今的分舵虽是从前的凤家庄改建的,但不表示分舵主和副舵主两家可以把分舵当自个儿家看待。

    黎浅浅早从春寿的八卦中得知,分舵主的大女儿伍翠丝,副分舵主的女儿方瑶琴暗恋凤公子,而分舵主的二女儿伍翠堤和她表姐余芳芳则是钟情凤庄主。

    其实以她们的年纪来说,应该早就出阁了!

    可却因为这样那样等种种原因,而拖沓至今,反正家里是江湖人嘛!再说还有蓝棠这位庄主夫人的例子在前,她们到二十出头还没嫁,也不算是特例。

    然而分舵中,可不止有这两家有女儿,她们生得好,倾慕者众,而喜欢倾慕她们的男子的姑娘们,就觉得这几个人不嫁人实在很碍眼。

    长期下来可不利分舵的和睦与团结,黎浅浅觉得该趁问题尚小时,赶紧的解决掉。

    蓝棠身为庄主夫人自然是知道这事的,毕竟伍翠堤和余芳芳在她刚成亲后,还曾一起上门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有高灵儿在,直接就把伍翠堤和余芳芳给怼回去。

    高灵儿是女数字公子硕果仅存的唯一一人,在凤家庄中,她的地位可远非伍翠堤和余芳芳能比。

    这次高灵儿来的较迟,伍翠堤和她表姐却不敢再上门找碴,因为蓝棠已为凤庄主生了儿子,倘若她还没生子,或生的是女儿,只怕这两姐妹又会找上门来吧?

    至于伍翠丝和方瑶琴两,去岁就一直借故找凤公子搭话,凤公子身边有玄衣在,她们近不了身,这次凤公子来京城成亲,她们两还曾经想夜袭,真不晓得她们从哪借来的胆子。

    逮到人之后,凤老庄主命人把她们送回各家各找各妈,这本是看在她们的父执辈,在凤家庄辛苦多年的面子上,才给予的体恤,也不知她们两的脑子是怎么想的,竟然以为,凤公子之所以没有让她们当众难堪,是因为对她们有情!

    这件事,自然是瞒着黎浅浅的,蓝棠也是在有疑似凤公子对她们有情的传言出来后,才晓得有这件事。

    可见凤老庄主瞒得多紧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多年的下属,凤老庄主顾及他们的颜面,可他们不该拿他的宽容当纵容。

    凤老庄主为此把这两老伙计叫去,狠狠臭骂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这两位回去之后,自然是发作了妻子女儿一番,她们也才安份了些,谁知竟然会在这时闹腾起来。

    年初二,黎浅浅和蓝棠都要回娘家的。

    因为黎漱和凤老庄主去赵国了,蓝海平日出宫就是回凤家庄的分舵,可初二回娘家,总得有个地方让闺女儿回嘛!所以他大年初一下午就回了蓝宅,亲自看着人备菜,准备隔天迎接女儿女婿和小外孙。

    黎浅浅今年只需回黎将军府,黎漱不在,让她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似的,不过黎将军府这里可热闹着,上门拜年的人络绎不绝,凤公子都被拉去帮忙了。

    章老师徒年前从黎宅搬到黎将军府来,一起过年才热闹嘛!本来黎浅浅要接他们去凤家庄的,不过章老说,他之前就是凤家庄的供奉,这要是回去过年,肯定要被那些老家伙灌酒,他才不去呢!

    其实黎浅浅知道,他是因为章朵梨的婚事,到现在都没着落,怕老友们提及此事,触及徒弟的伤心事,所以才不肯去凤家庄过年的。

    想到章朵梨的婚事,黎浅浅也觉得头疼,也不知道她的良缘究竟在何方?

    初二从娘家回来,留守的叶妈妈就带着杨柳过来,跟她说起伍家姐妹几个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她们跟小姐妹抱怨,也属正常,妈妈别生气了。”黎浅浅安抚叶妈妈,不过叶妈妈担心的,却不是她们跟小姐妹抱怨的事,而是……

    “妈妈担心她们会听信谗言,对我们出手?”

    叶妈妈点头,“听说今儿来的那几个姑娘里,有一个家里曾经来跟凤老公子夫人提过亲事的,不过凤老公子夫人没看上她,那姑娘就由家里安排嫁给她舅家的表哥,谁知这表哥原就有个青梅竹马,一起长大的邻家姑娘。”

    后头的事,不用叶妈妈说,黎浅浅猜都猜得出来,肯定是渣表哥成亲后还念念不忘小青梅,娶不到心里的白月光,表妹老婆就成了墙上的蚊子血,遇人不淑的她,眼见昔日的小姐妹,为了凤公子不肯嫁,家里人还纵着她,心里能好过?

    现在凤公子成亲了,这小姐妹还是不嫁,家里人愣是没逼她嫁,有这么一个好棋子儿,不拿来对付黎浅浅,给她添点堵,真是对不起自己啊!

    有的人自己过得不好,看到别人过得好,心里头就不痛快,愣是要给人添堵,看人不痛快了,她就开心了,伍家姐妹的这个手帕交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能让叶妈妈如此忌惮,此人出的主意肯定极歹毒。“她给伍家姐妹出了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“那个姑娘姓薛,名毓清,听说她出嫁之后,已有五年不曾传出喜讯,她婆家为此已在张罗给儿子娶二房。”叶妈妈低声在黎浅浅耳边道,“我让刘二去查了,她之所以不孕,是因为她那好表哥给她服了绝育药,还是她自个儿的陪嫁丫鬟动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她那个陪嫁丫鬟现在……是姨娘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还有那个青梅,两年多前就为她那好表哥生了对龙凤胎,为了把孙子孙女接回来,她那好婆婆相中的二房就是那位青梅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摇头,“这位薛姑娘做人是有多差啊!她那位表哥相公和舅母婆婆也就算了,可陪嫁的丫鬟……”

    一般陪嫁的丫鬟都是从小侍候到大的,怎么这么轻易就被男人给拢络去?还是说,这丫鬟早就和姑爷暗通款曲,为了自己能上位,不惜把主子踩下去?

    叶妈妈看黎浅浅的脸色,小声提醒着,“你别以为这位薛姑娘是个好的,刘二说,她还没出阁前,说要宴请舅舅家的表姐妹们,还有他们邻居家的姑娘们到家里赏花,当日就在饮酒中给那位青梅下了药。”叶妈妈意有所指的眼神,让黎浅浅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,她把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,那青梅也中了药,差一点就被人糟蹋了,还是她家姐妹不小心撞破,才救了那姑娘,免于清白受辱。”

    她既先做了初一,又怎能怪人回报她呢?

    不过绝育药,嗯,好吧,跟薛姑娘的手段其实一样毒。

    只是她黎浅浅可没得罪她啊!她唆使人给自己下绝育药,呵呵,这是想让自己和她一样吗?

    “她不知道蓝先生是神医吗?难道没想过,我们若没中她们的算计,会如何回报她们?”

    叶妈妈见黎浅浅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,不禁笑了,“她们要是能想到这些,也不会傻得被人算计还得逞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棠姐姐和蓝先生医术了得的事,她们在京里难道不知道,伍家姐妹还是凤家庄自己人呢,难道也不晓得?”

    竟然敢用药来算计她们?还有,“那个姓薛的,怎么就不想想,她要是和我们关系好,兴许蓝先生和棠姐姐,可以帮她治疗,毕竟外头卖的绝育药,有的是虎狼之药,服用之后,对身体的损伤极大,有的嘛!不过是骗人的,压根就没有任何功效。”

    “尚未谋面她就先存害人之心,这样的人,我想,不止我们不敢与之往来,就是她身边的手帕交,也无人敢同她深交吧?毕竟,连我这个不曾得罪她的陌生人,她都能出手这般恶毒了,她那些手帕交敢肯定自己从未无意间开罪过她吗?”

    黎浅浅越说越大声,边说边朝杨柳使了个眼色,杨柳会意,大声的附和着。

    外头洒扫院子的粗使婆子们,听到堂屋里说话声扬高,忍不住都靠过来偷听,春江从耳房端茶出来,看到她们那个样子,不由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婆子们立刻散去,不过看春江进了屋,她们又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可还是只听了尾,没听到头,等杨柳从屋里出来,她们就上来巴着她,问她方才公子夫人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是春江或是春寿,她们才不敢凑过来,不过杨柳嘛!看着就比那两大煞星好接近,所以婆子们很喜欢和她聊天说是非。

    黎浅浅方才对杨柳示意,就是要她把刚刚后半那些话传出去,婆子们自动靠过来,不用她特意找人传话出去,杨柳表示太好了!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略做姿态,在众婆子又哄又骗,还许诺不少好东西后,才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婆子们一听,姓薛的姑娘?不就是伍家姑娘们的姐妹吗?听说被婆家验出来不育呢!婆家正张罗要给儿子娶二房,原来她不育是被男人下药所致哦?

    还有还有,蓝神医是她们庄主夫人的亲爹,咦?她们怎么不知道?什么?蓝神医就是以前常常在凤家庄帮人动手术那个怪怪大夫?

    他好像还是凤老庄主和凤老公子表妹婿啊!

    婆子们被杨柳这么一提醒,才将蓝海和以前在凤家庄的那位鼎鼎大名的神医连在一块儿。

    不能怪她们没能想起来,实在是她们不过是位于底层的小??叮??镄矶嗍率锹植坏剿?侵?榈模?涫嫡庖彩潜;に?恰

    凤家庄做的是情报生意,最清楚如何打探消息,什么样的人最容易因为一点钱而出卖主家,与其去试探这些人会不会出卖情报换取金钱,不如在一开始就斩断她们知情的机会,让她们就算想出卖主家,也没情报可卖。

    这是凤家庄主事者们祖上流传下来的经验之谈,也是规矩,想在内院侍候,就不得打听主家的消息。

    其实杨柳跟她们说,黎浅浅在堂屋里说什么,就已经违反规矩,不过因是黎浅浅授意,所以不在此限。

    婆子们跟杨柳这里聊完之后,就继续工作,回到家就忍不住把今日听到的话散布出去,伍家姐妹和方瑶琴那里,却被她们有意的避开了,其他听到消息的人,有亲戚在薛家当差的,便把这消息传到薛家。

    薛毓清的母亲听了陪房嬷嬷的禀报后,不禁要叹女儿命苦,浑忘了女儿要给侄子那青梅下药时,是经过她同意并着手安排的。

    人嘛!总是刻意忘了自己做过些什么,把自己对别人的伤害遗忘了,却把别人对自己的伤害放大一千倍一万倍视之。

    把女儿嫁回娘家去,是她和母亲做的决定,并未事先和兄嫂商量,自然她也无从得知,侄子和他那青梅已论及婚嫁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若不是那青梅老在女儿面前耀武扬威,女儿也不会做出那么可怕的事,可她忘了,在青梅来说,她女儿是破坏她一生幸福的凶手,叫她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?

    薛毓清当时还念念不忘凤公子,虽然嫁不了她想嫁的男人,但她也绝不容许有女人觊觎着她不想嫁的表哥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女儿心中有气,薛夫人才会帮着她对付那位青梅。

    只是她想不到,侄子会对女儿下如此狠手,现在知道外头卖的绝育药良莠不齐,女儿很可能被下的是不良品,若果真如此,再有神医出手诊治,那女儿就还有机会为人母。

    薛母不能不为女儿的幸福着想,所以她把女儿叫回来,跟她说这件事。

    这时的薛母还不晓得,她女儿给她的好闺蜜出了什么样的馊主意!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